员工风采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员工风采
  • 韩信之死
  • 发布人:本站 发布时间:2013-03-15 浏览次数:2425次
  •     公元前196年,刘邦带兵到钜鹿征讨反叛的陈,有人举报韩信要与陈里应外合,吕后就找萧何商量,萧何出一计,让人假装刘邦从前线派回来报喜,说已经平定陈谋反,要列侯群臣入朝庆贺。刘邦出发时,要带韩信,韩信借病推辞没有去,因此萧何专门嘱咐韩信,即使病也要到。结果韩信一入宫就被逮捕,并杀死。

    司马光说:韩信与高祖皇帝从汉中起兵,消灭章邯、司马欣、董翳,又分兵打魏王,从井陉进入赵地,先后平定燕、齐,帮助高祖垓下一战彻底消灭项羽,韩信是首功,甚至基本是韩信的功劳。回顾蒯彻与韩信的交谈,韩信没有反心。但如此功劳巨大的功臣为何落得个夷灭三族的下场?真是刘邦革命胜利了,不需要功臣了,以致背信弃义,滥杀无辜吗?

    以我读《史记》、《资治通鉴》的感觉,韩信之死是必然的。太史公说: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与汉家勋可比周、召、太公之徒,后世血食矣。意思是如果韩信能学的谦让一些,低调一些,不夸耀自己的功劳,不自负自己的才能,或者能功成身退,无为自守,那么他在汉朝的功勋差不多可以跟周公、召公、姜太公这些人相比了。说明韩信被杀,根源在自身,韩信没有体察到时空已经发生变化,及时调整自己的心理,没有达到内心和谐,就像阎崇年先生讲的“己和”。第一次听阎先生讲“己和”时,并没有特别感受,甚至感觉阎先生故弄玄虚,但读的人物多了,深深感觉历史人物的功败成辱大多在于“己和”,“己和”的人能够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甚至由坏到好,而不“己和”,则可能使自己的境遇由好到坏。当时,韩信已经失去“天时、地利、人和”,自己却浑然不觉。

    有评论太史公写《淮阴传》的写法:叙淮阴教陈豨反汉,则以隐约之笔出之,正以明淮阴之不反。……至于淮阴失处,在请假王,与后来羞绛、灌为列。也说明韩信被杀实在咎由自取,正如《道德经》所说:富贵而骄,自取其咎!

    韩信人品不好,世所公认。为百姓时,贫穷还没有好的德性,不知什么原因被禁止当官,他又不善于经商谋食,所以几乎是以乞讨为食,人们都讨厌他。跟了项羽后,为项羽出过些主意,没有被采纳,到刘邦被封为汉王,进入汉中,韩信从楚营逃跑到汉营,刘邦给他一个接待宾客的官职,不知犯了什么应当杀头的罪,他前面十三个人头落地,轮到杀他的时候,他抬起头,突然说:汉王不准备君临天下吗?为什么杀壮士?监斩的夏侯婴听了很奇怪,就放了他,与他交谈,发现是个人才,就报告了刘邦,刘邦给他升了个管粮食的官,没感到他有什么出奇之处。韩信又几次与萧何谈话,萧何也感觉他是个大人才,极力推荐给刘邦,拜韩信为大将,正式开始韩信辉煌历史。

    韩信虽然贫穷且品德不好,但他有眼光,他得遇刘邦,与夏侯婴和萧何有关。虽与夏侯婴算偶遇,但他抓住机会与夏侯婴交谈,夏侯婴向刘邦推荐他;他数次与萧何交谈,一定是有目的的,通过萧何力荐,他得以拜为大将。夏侯婴、萧何与刘邦有着特殊关系。夏侯婴在沛县时给官府管养马和驾车,每次送人回来路过泗水亭,都会在刘邦处停留很长时间,一次刘邦不小心伤了夏侯婴,被人告官,依据当时的法律,官吏伤人要判重罪,夏侯婴证明刘邦没有伤害自己,夏侯婴还受刘邦连累坐了一年多牢。萧何原来是沛县的小吏,刘邦是老百姓时就常常保护刘邦,刘邦做了亭长,萧何还保护他。刘邦曾经公派到咸阳服役,沛县官员都送奉送路费三百,只有萧何送了五百。后来,两人又同时随同刘邦起事,其个人关系非同寻常。韩信凭借两人的推荐,很快当上大将军。

    韩信的眼光不止于此,他有英雄慧眼,他识人,知道谁能让他实现最高价值。是时也,项羽的实力远胜于刘邦,刘邦只不过项羽分封在秦岭深山中的一个汉王,地盘小、人马少,又远离中国的中心,韩信却离开项羽去投奔刘邦。他不仅识刘邦,更识项羽。他向刘邦分析刘项优劣,说项羽徒有妇人之仁、匹夫之勇,不讲政治,不善于团结人,勇猛无比,却不能任用贤将;恭敬爱人,却又残忍屠戮;任用亲人,对有功者却踌躇不封;名为霸王,却天下失心。而刘邦知道与天下同利,知道抚慰百姓,分封将领。两人相比,胜负已在意料之中。

    刘邦出关后,韩信带兵北上,经山西,俘虏魏王豹,又北上破代,经井陉,禽赵王歇,听从李左车建议,平定燕地,随后平定齐地。韩信战功卓著,刘邦在前线屡次失败、数次逃遁,韩信却一路凯歌,因此韩信不乏智慧,缺的是人品。

    平定齐地后,韩信派使者见刘邦,说齐地这些人奸诈狡猾,现在投降了,怕随后反叛,没有一个齐王来统治他们,形势不会稳定,就让我代理齐王吧。当时刘邦被项羽围困在荥阳,接到信大怒,说我受于困境,天天盼你来救我,你却想自立为王。怒气才发,张良、陈平就踩他的脚,刘邦马上又骂:大丈夫要做就做齐王,还代理什么!就铸印、发委任状,派张良给韩信送去;公元前202年,刘邦率军追赶项羽到阳夏,想约韩信和彭越合兵进攻项羽,二人不听,刘邦听从张良建议,把睢阳以北至谷城地方封给彭越,把陈县以东到大海地方封给项羽,两人果然出兵,帮助刘邦一举打败项羽,取得军事上的彻底胜利。司马光对此评论说,韩信以逐利之心为自身谋取利益,而希望别人以君子之心对待自己,所以得到好结局是非常困难的。可能在荥阳的时候,已经为韩信以后的结局埋下了种子。

    像韩信这样人品不好的人,恐怕刘邦从来没有喜欢过他。韩信在一路征讨时,他的部下是刘邦的铁哥们曹参、灌婴,是不是刘邦派出监视他的呢!这二人,尤其是曹参,自身非同寻常,除战功赫赫,还大智若愚,著名的“萧规曹随”的成语就说的是他。

    公元前201,刘邦当皇帝的第二年,有人告韩信谋反,刘邦逮住韩信,降韩信为淮阴侯。当时,项羽的部将钟离昧因为与韩信关系好,藏身在韩信处,韩信听说刘邦要巡授云梦,就想造反,想到自己没罪,见也没关系,却怕见了被刘邦抓。真不知道他这番踌躇,是为了什么?合理的解释是,刘邦一贯不喜欢他,他也意识到天下局势已定,自己的作用已经没有了,刘邦会收拾他。为了消除刘邦的疑虑,表示自己的衷心,他听信别人,杀了钟离昧,带了钟离昧的人头去见刘邦,钟离昧自杀前愤恨地骂韩信“不是忠厚人”。韩信此举,真是失了朋友、失了人心、失了自己。韩信出卖朋友,相较夏侯婴救季布,人格高下立显。季布也是项羽手下大将,几度围困刘邦,恨得刘邦通缉季布,即使藏匿者也要灭三族。但季布有才干为天下人所知,有人冒风险隐匿了季布,并找到夏侯婴,通过夏侯婴的盘桓,刘邦赦免季布,并被拜为郎中。

    韩信被抓,说:果若人言,狡兔死,狗肉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说这句话的是谁呢?范蠡。勾践灭了吴国,范蠡就离开了,他给文种捎信说了上面的话,说勾践可共患难,不可共乐,劝文种早日离开勾践,文种不听,果然借故被杀。文种死了,韩信却没死,刘邦赦免了他,降他为淮阴侯,留在皇帝身边居住。

    韩信此时已经明白,时空已然变换,自己受重用的时代已经过去,面临被杀的局面,同时,刘邦把他留在身边,实际上是吧他纳入自己掌控之中。革命胜利了,有利的“天时”已经丧失,被降职并住在皇帝身边,远离了自己的故土楚国和自己的弟兄,已经失去“地利”,失去了战斗的能力。可怜的韩信,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依然高调,依然不知谦让!韩信知人,却不自知,致使他一步步走向个人悲剧,还连累了三族。

    韩信被降职,是刘邦给他个信号,他却不警惕,不知退守,不知收敛光芒。

    韩信住在洛阳,刘邦曾经与韩信谈论各个将领的能力,各有不同,刘邦问韩信,说我能带多少兵,韩信说“不过十万”,刘邦问韩信能带多少兵,韩信说“多多益善”,刘邦说你这么能干,为什么在我手下?韩信回答:陛下不善将兵,善将将耳!这个不自知的家伙,还那么自负,战争已经结束,却还在夸耀自己带兵打仗的能力,刘邦心中的忧虑是否被放大?

    韩信住在首都,知道刘邦讨厌他,经常称病不朝见,也不侍从,他日夜怨望,在家常常闷闷不乐,对自己与周勃、灌婴等同被列为侯感到羞耻。韩信曾经到樊哙那里,樊哙跪拜迎送,韩信出了门,说我一辈子就与樊哙等人为伍了!韩信还是一如既往地清高,一如既往地自负,一如既往地不知反省。他不反思自己如此处境的原因,不反思自己性格的弱点,不反思为人臣的行为;他怨天尤人、不思改变,死亡之途慢慢向他展开。

    此时,我想起了关羽,关羽的悲剧,岂非也源于其性格缺陷!刘备封关羽为前将军,张飞为右将军,马超为左将军,黄忠为后将军,关羽得知后说,“大丈夫终不与老兵同列”,意思是不愿意与黄忠这样的老匹夫为伍!他不是讲能耐,而是讲人情与出身。孙权是曹操都不能小瞧的人,说“生子当如孙仲谋”,孙权要与关羽结亲家,关羽骂了孙权,不答应结亲,孙权正是利用了关羽的性格弱点,派出不知名的将领陆逊,白衣渡江,致关羽于死地。他的部将糜芳和士人,因为关羽看不起他们,已有怨恨,以致不顾大义,不救关羽于困厄,致关羽败走麦城。

    关羽自恃清高,因为他不仅武艺出众,更在于他跟刘备“恩同兄弟”。韩信是什么?天下已定,英雄已无用武之地,你本来就是刘邦利用的走狗,跟主人关系不好,还羞辱主人的兄弟。周勃是谁!灌婴是谁!樊哙是谁!他们都是刘邦的铁杆兄弟,樊哙还是刘邦的连襟。

    他得罪皇帝、得罪皇帝的弟兄,他远离自己的封地,在当时的长安,芸芸众生,没有可以让韩信倾吐心声的人,没有替他打抱不平,向皇帝美言的人,没有与他闲谈唠嗑拉家常的人,可想他是何等地寂寞、何等地惆怅、何等地不得人心!

        刘邦身边的人,个个都比韩信懂得谦让、懂得自守、懂得保护自己。

    刘邦和项羽僵持在荥阳时,鲍生就对萧何说,为了消除刘邦对你的疑心,你把自己的兄弟、子孙能带兵打仗的都派到前线吧,刘邦会更信任你,萧何照做了;刘邦平定了黥布,让打听萧何干什么。有人对萧何说,你经营关中十多年,关中人多附心于你,皇帝对你不放心,你要低价购买百姓的田地,败坏自己的名声。刘邦知道了很生气,把萧何抓起来,戴上刑具。有人提萧何说情:萧何经营关中多年,你在前线打仗时,他不牟利,你带兵打陈豨、打黥布,他不牟利,为什么现在牟利呢,你看萧何太浅、太表面化了吧。刘邦就赦免了萧何。几次危机关头,有人提萧何出主意,是因为萧何有人缘,有人提他说话。而韩信呢,关键时候有谁为他请命?“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无论成败,萧何是出于衷心,出于对刘家天下守责的使命。

    张良被后人评为刘邦手下“三杰”之冠,功勋巨大。刘邦封功臣时,要张良自己在齐地选择三万户做封地,张良说我与皇帝相会于留,跟随皇帝是天意,皇帝用我的计策,侥幸有效果,我愿意封在留就可以了,不敢当三万户。张良说:我是韩国贵族,韩国被灭,我不贪爱钱财,是为韩国报仇。我凭三寸舌为帝王出谋划策,封万户,位列侯,已经是老百姓的极致了,对我而言,足够了。

        刘邦要封陈平为户牖侯,陈平推辞不受,说没有魏无知推荐,哪有今日。刘邦赞赏他不忘本。刘恒当皇帝后,认为在诛灭诸吕过程中,周勃功劳最大,陈平有意把右丞相的位置让给周勃,就请了病假,刘恒问陈平生病原因,陈平据实相告,刘恒就任周勃为右丞相,陈平为左丞相。后来,刘恒问周勃一些具体事务,周勃不能回答,汗流浃背;问陈平,陈平说这些事要问管这些事的人,刘恒问陈平管什么,陈平说丞相是辅助君主、内政外交、管理官员各司其职。周勃知道自己的能力距离陈平太远,就称病辞职。

    萧何、张良、陈平、周勃等人各个功高盖世,他们的智慧不仅在于立功,更在于自全。

    韩信被吕后杀了,临死时,韩信说:后悔不用蒯彻的建议,早日自立,三分天下,现在却被女人和小孩子耍了,难道不是天意吗!韩信死不悔改、死不自省。也许他在入宫前预料到了危险,即使有危险他也不怕,他的自负葬送了他,他对人的轻视葬送了他,他高估了自己的能量、低估了吕后的本领。吕后果敢决断,没有请示刘邦就杀了韩信。韩信又一次表现出他的无知,他知刘邦,却不知吕后。

    太史公说: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诛大臣多吕后力。能“佐”定天下的女人是一般的女人吗?韩信轻蔑地称之为女人和小孩子,当时,吕后四十五岁,刘盈还只有十五岁,他没把妇孺放在眼里。吕后实际统治汉朝十六年,百姓没有战争之苦,天下休养生息,皇帝不用出门处理政事,天下就能太平,老百姓从事农业生产,衣食日益富足,显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她是一个可以轻视的人吗?

    项羽自杀前说:天之亡我。韩信也说:岂非天哉!中国传统文化重视探究事物的本质、起源和归宿,无论项羽还是韩信,他们的悲剧都是由于自身的缺陷导致的,却归结于天。他们不知自省、不知改过,把自己封闭在自我欣赏的圈子,不懂得发现别人的美,赞赏别人的美,而是轻视别人甚至嘲笑别人,只能离群众越来越远。就韩信而言,上级不喜欢、同事不喜欢、下属不归附,岂不是自取其辱、自取灭亡!

    刘邦回来知道韩信死了,刘邦“且喜且怜之”。高兴的是,这个讨厌的家伙终于死了,再不用惦记他、防范他、纠结着怎么收拾他;怜的是,这么有才华的人、具有卓越功勋的人、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也许还责备,怎么就不知道改改你的德行,加强些修养,变得让人喜欢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