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风采 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员工风采
  • 刚而自矜的关羽
  • 发布人:本站 发布时间:2015-04-09 浏览次数:1796次
  •  

     

    迄今为止,读过《三国演义》应该不少于十遍,然而第一次看《三国》却没有完,那年我大约不到十岁,当关羽、张飞和刘备均遭不幸后,满腔悲愤、泪流不止,以后的三国故事已经寡然无味,不忍卒读了。尤其是关羽,竟然身首异处、被传首千里,幸而有识时务的曹操,厚葬了关羽,我童心稍安。

    及长,每次读《三国》我都在想,勇猛的关羽本不止于此,是什么原因导致他的惨败?

    陈寿有评:关羽、张飞皆称万人之敌,为世虎臣。羽报效曹公,飞义释严颜,并有国士之风。然羽刚而自矜,飞暴而无恩,以短取败,理数之常也。显然“刚而自矜”是关羽致命的性格弱点,致命的性格弱点导致致命的错误,致命的错误导致致命的结果。

    自矜,是自高自大的意思。《老子》早有警句: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能长。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意思是,不要老是盯着自己与一味表现自己,看什么想什么都会明明白白一点;不自以为是,所以能够有影响有威信;不自吹自擂,自我表功,所以才真有贡献;不自高自大,所以形象高大,能带动人。正因为他不去争夺浮名小利,所以天下没有什么人是他的对手。这句话似乎是给关羽定制的,完全符合关羽性格特征。

    1800年前的东汉末年,关羽似乎并不是非常重要的人物,人们也似乎并不在乎他,否则,生长在蜀国的陈寿,其《三国志》对关羽的记载不过寥寥千余字。到了北宋,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倒对关羽攻襄阳和败走麦城的战役经过描述得极为详细,倒也符合《资治通鉴》描绘了很多精彩战争场面的著作特点,在这场战争中,关羽得志而骄、孙权密谋策划、曹操借力反击等场面精彩纷呈,我们也试图从这场战争着手,分析关羽败亡原因。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七月,关羽留糜芳守江陵,将军士仁守公安,自己带兵攻打驻扎在樊城的曹仁。恰逢天降大雨,汉水暴溢,关羽逼迫于禁投降,杀了庞德,加之许都以南的叛乱遥相与关羽呼应,造成曹操紧张,甚至要把汉献帝迁离许都,以避关羽的锋芒,经过此次战役,关羽威震华夏。

    至于关羽为何出兵樊城,历来说法不一,各有所衷。

    一是,完成诸葛亮《隆中对》的战略说。《三国志 蜀书 诸葛亮传》之《隆中对》记载诸葛亮回答刘备的问题说:“……外结好孙权,内修政理;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将军身率益州之众出于秦川,百姓孰敢不箪食壶浆以迎将军者乎?诚如是,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而《资治通鉴卷第六十五 汉纪五十七 孝献皇帝庚》记载的诸葛亮的回答与前略有差别:“……结好孙权,内修政治,外观时变,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矣。”省略号之前的语言,《资治通鉴》几乎照抄了《三国志》,稍微的差别却很重要,事关诸葛亮伐魏的战略。《隆中对》收录在我上中学时的课本,并且是背诵段落,因而“天下有变,则命一上将将荆州之军以向宛、洛……”烂熟于胸已历二十余年,然司马温公为何没有原文引用如此重要的原文,而将其述为“外观时变,则霸业可成,汉室可兴”?可以推断:司马温公虽然没有交代关羽攻打樊城的原因,但他一定不认同是为了完成诸葛亮的战略。更何况,在建安二十四年的秋天,出现“天下有变”的情形了吗?自建安十三年孙刘联合抗曹,建安十六年刘备入川、十九年进入成都,全领益州,到二十四年五月定汉中,十余年间,刘备与孙权划湘江而治南郡、武陵、零陵,向孙权借得江陵,又西取西川、定汉中,完成了诸葛亮战略规划的重要部分。此时,孙权集团要回荆州、吞并荆州的决心不变,孙刘联合的前提没有变,更重要的是,刘备刚刚拿下汉中,在沔阳(今陕西勉县)设坛自称汉中王,根基尚不稳固,曹操的北方很稳定,且陈兵汉中以东、以北,虎视眈眈;孙权部队陈列长江沿岸,取荆州之心不死,关羽哪得时机攻打樊城?

    关羽治荆州十年,大约过了十年的舒服日子,除了与东吴的鲁肃、吕蒙等有些语言上的龌龊,并无大规模的战事,与据守樊城的曹仁,也相安无事,为何突然出兵?寻蛛丝马迹,可知关羽对诸葛亮的战略理解并不深刻到位,如果是战略需要,为何不见有刘备的命令?

    二说,吕思勉先生认为,关羽出兵,是为了配合刘备在汉中的战役而牵制曹操的力量。

    建安二十四年三月,曹操从长安出斜谷,亲临汉中前线,刘备说,曹操亲自来,也无能为力,汉川一定是归我了。果然刘备据险而守,不与曹操交战,双方相守一个多月,曹操于五月主动撤兵。所以吕先生的判断是靠得住的。刘备大概与曹操相持得久了,有点吃不消,想派关羽出兵攻打樊城,牵制曹操的力量,曹操也果然从关中调了徐晃帮助曹仁。关羽接到通知,汉中战事已了,关羽在樊城围攻曹仁时,刘备正在沔阳设坛场,举行就职汉中王的仪式。

    战场形势变化很快,刘备和关羽在西线、东线战事顺利,是否膨胀了关羽的心?刘备占领汉中后,急于称汉中王,封了一堆官后,就回了成都,关羽是否没有发觉刘备并没有进一步扩大战果的决心?关羽是否权衡过自己的一哨人马是否有打败曹操的实力?总之,关羽膨胀了,眼前的战果使得他还沉浸在历史的关羽中,还沉浸在战颜良的辉煌,沉浸在驱赶孙权的长沙、零陵、桂阳三郡长吏的快感中。殊不知,关羽是已近六十岁的老人,十年的平淡日子是否已经使得他淡漠了战场的凶险、消磨了他对战场形势的判断?日月如梭,时光飞逝,时空变幻,不变的是关羽那孤傲的心、高昂的头,他没有见好就收,果断撤兵,反而一步步陷入孙权与曹操共同设计的圈套,一步步走向死亡的,一步步埋葬了诸葛亮早已设计好的战略方向。我们不知道,此时的刘备和诸葛亮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为何只有孤独的关羽面对曹操和孙权的夹击?

    关羽在樊城前线志得意满之时,荆州后方潜伏已久的危机正在形成惊涛骇浪。自建安十三年赤壁之战后,刘备成为战争的最大获利者,从一个流浪者开始有了自己的地盘。他拥有了武陵、长沙、零陵和桂阳四郡,都居长江以南。一年后,荆州刺史刘琦病故,孙权以刘备领荆州牧,刘备住所公安。此时,周瑜住所在江陵,位于公安西北的长江北岸,刘备夹在孙权和周瑜之间,自然不很舒服,刘备就向孙权提出都督荆州,就是要地盘了,周瑜不让,但不久去世,鲁肃代替周瑜。鲁肃坚定主张孙权联刘抗曹,不久劝孙权把荆州借给刘备。建安二十年,长沙和桂阳被吕蒙收服,刘备亲自从益州到公安前线督战,听说曹操要进攻汉中,才派人与孙权求和。建安二十二年,鲁肃去世,吕蒙接替鲁肃,他执行的是周瑜的路线,要在长江流域肃清刘备的力量,主张派一支兵驻扎江睦,一支兵进驻白帝,一枝兵沿江游弋,作为应援,而自己则进据襄阳。所以,荆州实际上一直处于战争触发状态,只是由于鲁肃是一名具有远见的政治家和外交家,有很强的政治远见,他“借荆州”战略稳固了孙刘联盟,使曹操统一南方的心愿化为乌有,即使孙刘在荆州问题上几次交锋,均被鲁肃盘桓化解,使得荆州地区有了十多年的相对稳定。

    不幸的是鲁肃去世了,这种人为的平静要被打破了。

    荆州处于魏蜀吴三者较力的中心地带,战略位置显赫。对于刘备而言,他实在是困于人才有限,关羽实在不是驻守荆州的最佳人选。在诸葛亮的战略中“结好孙权,内修政治,外观时变”是其核心,可以理解为“立足、发展、进攻”三部曲。

    此时,刘备集团的主要任务是稳固益州和汉中,处于“发展”中的“巩固”阶段。刘备集团就像一个快速发展的企业,十余年时间,从一无所有,到奠定三足鼎立,恐怕连刘备都会感到有些晕。虽然刘备接纳了荆州、益州和汉中原有的人才和官僚,但却没有发现和培养更多的、新的人才,正如荆州的关羽,已近花甲的昔日猛将,十余年时间里,手下的主要力量还是耳熟能详的关平、糜芳、士仁等少数人员,陪伴他到最后的也是他的儿子关平,这不能不说是关羽的悲哀,侧面也证明刘备集团人才的匮乏,内部不能培养,外部不能输送。有了地盘,却没有在地盘上发挥作用的人才,刘备需要有足够的耐心,等待自己实力的壮大,即使关平,也应该度过了壮年、面临英雄迟暮。这样一部老旧机器,面对孙权一拨又一拨的驻守荆州的对手,从建安十三年的周瑜、建安十五年的鲁肃、建安二十二年的吕蒙和建安二十四年的陆逊,十年时间,孙权最优秀的四位将领,他们中,周瑜三十六岁去世、鲁肃四十六岁去世、吕蒙稍后于关羽去世,也仅四十二岁,他们个个正当壮年、个个思维活跃,他们共同的对手是步步迟暮的关羽。

    十年间,关羽以不变应万变。孙权的将领换了几拨,个个执行不同的路线,但关羽就是一招鲜,谁招惹我,我打谁!不仅如此,他还主动出击。

    周瑜是要抑制刘备势力的发展,但他知道东吴最大的威胁来自曹操,没有刘备帮助,东吴独立抗曹是不可能的,但他坚决反对“借荆州”给刘备。周瑜去世时推荐了他的朋友鲁肃接替他,鲁肃进入孙权集团也是周瑜推荐的,他主张“孙刘联合”,因此很快将荆州“借”给刘备,一方面是为了和平大局,共同抗曹,另一方面也把西线防卫任务交给了刘备。到了吕蒙时期,是主张夺取荆州的,情形比周瑜时更紧张,真有些“兄弟睨于墙”的意思。面对着北方强大的曹操,孙刘应该是兄弟,可他们谁都不把对方当兄弟,有一阵子,鲁肃当关羽是兄弟,可关羽看不上孙权,更何况鲁肃,因而关羽不把鲁肃当兄弟,还时常骚扰鲁肃。关羽和鲁肃守界相邻,关羽“数生贰疑”,鲁肃“常以欢好抚之”。看看,年长鲁肃十岁的关羽倒象是要糖吃的孩子,鲁肃倒象是年长的大哥,时常对关羽说好话,安抚他。是关羽性格中的“刚”,吃软不吃硬,还是“自矜”,认为鲁肃就应该对他好?可能都有,但重要的是,关羽不明白荆州对于刘备集团的重要性;由于他不明白荆州的重要,加之他性格的弱点,他不会悄悄地守着荆州,为刘备日后的发展储备战略资源,他反而不断挑衅鲁肃。幸运的是,他面对鲁肃长达八年,是鲁肃给了荆州相对长的稳定期。如果他能知道,失去荆州,成为刘备集团由盛而衰的转折点,他会怎样呢?

    诸葛亮所谓“天下有变”,或者“外观时变”,大概都是期盼天下有重大变故出现,例如,曹操死了,或者孙权死了,敌人阵营举足轻重的人物死了,一定不是张鲁被灭了。显然,关羽的北伐在时机上早了些,哪怕等吕蒙死了也好,他似乎看不出来孙权的大将都是短命的,他自己虽然年纪大了些,但身体倍儿棒,是有条件与吕蒙消耗生命的,如果吕蒙死了,或许还真能出现北伐良机呢。他确实有些急躁、有些迫不及待。

    吕蒙接替了鲁肃,他对关羽磨刀霍霍,吕蒙对关羽磨刀霍霍的原因似乎也因关羽而起。他以为“羽素骁雄,有兼并之心,且居国上流,其势难久”,现在不进攻东吴的原因是主公、吕蒙等都还活着,现在不趁我们活着收拾关羽,一旦有意外,就没有机会了。关羽的高调,使得吕蒙死不放心,吕蒙也准确地预见到自己的短命,似乎消灭关羽就显得异常着急。机会终于等到了,关羽北伐之际,便是他下手的绝好时机。孙权的手下,对关羽的研究可谓至透。鲁肃对孙权说“羽不足忌”,是不是说关羽就是我手里的菜,想怎样就怎样,只是不到时候,吕蒙可不觉得不到时候,吕蒙觉得是机会难得。陆逊也是这种感觉,也是图关羽而后快。他说:关羽凭借的勇猛能战,一贯地骄傲自大,目中无人,好耍派头,加上他最近打了大胜仗,威震华夏,越发骄傲自满,但他还是对吕蒙不放心,一旦听说吕蒙病了,一定会放松警惕,这样我们出其不意,一定会抓住他。

    于是,他们仅仅抓住关羽的性格弱点,开始“捧杀”他。

    关羽喜欢被人捧,也被人捧惯了,敌人捧,自己人也捧,最后捧出了自高自大的关羽。建安五年,关羽投降曹操,曹操“壮关羽之为人”,对关羽极优待。曹操为什么优待关羽呢,大概一方面是基于人才不能被我用,也不能被敌人用的逻辑;另一方面要向人展示,我是重视人才的,希望天下人才尽为我用。关羽大概不能理解,这可能是有记载的关羽第一次被捧,虽然关羽已经近四十岁,属于大器晚熟型。再次有记载的被捧,是建安十九年,刘备进入成都,大封官员,马超被封为平西将军,消息传到荆州,关羽心里不平,写信给诸葛亮,问马超本领如何,与谁可比。诸葛亮回信说,马超也就是彭越、黥布之流,有勇无谋,当今也就能与张飞相比,绝不如你文武全才、绝伦逸群的美髯公。不知诸葛亮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是不负责任,夸奖关羽的同时还夸了他的胡子。关羽接到信,非常高兴,把信给宾客传阅,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态。真不知道关羽的傲慢来自哪里。关羽四十岁之前,刘备自己都只是一个土豪破落户,四十岁以后的七八年,刘备依附于刘表,基本没有战事,赤壁之战后的十余年,荆州无战事。可见,关羽经历的事,尤其是有内涵的大事还太少,自己并没有很深的阅历。无阅历无见识,还骄傲自大,不被捧杀才怪。

    最后一次捧杀是致命的。陆逊代替吕蒙到陆口,就写信给关羽:说您太厉害了!您以势而动,以律指挥,轻轻松松获得胜利,何等威风!敌国吃了败仗,对我们同盟有利,听到您的胜利,我们击节叫好,猜想您即将席卷天下,共振朝纲。我这等愚笨之人,受命到荆州任职,非常仰慕您的风采,很想受到您的教诲。于禁等人为您俘获,远近都对您非常钦佩,认为将军的功勋永世长存,即使是当年晋文公出师城濮,淮阴侯谋取赵国,也未能超过将军的功绩。听说徐晃等以少数骑兵驻扎,窥测您的动向。曹操是个狡猾的敌人,会因失败而忿恨,不会想到危难,恐怕会暗中增添兵马,以求达到他的野心。虽说他的军队出战过久,但还有一些骁悍之将卒,况且人们在打了胜仗之后会产生轻敌思想,古人根据兵法,军队获胜后要倍加警惕,希望将军多方采取措施,以保住自己的全胜。我书生意气粗疏迟钝,惭愧自己不能胜任这个职。,十分高兴与将军为邻,钦佩您的威望德行,乐意向您倾诉心中所想所说,虽不能合乎您的策略,但仍然可以看出我的心情。

    倘若承蒙您的关注,您会明察其意的。关羽看过陆逊的信,内容含有谦虚依附的意思,心中十分高兴安定,再没有戒备之处。陆逊将关羽的态度报告孙权,指出可以擒获关羽的要点。

        东吴一干人众太了解关羽了,一封信吹捧得关羽彻底放松警惕,说明关羽并没有吃透当时的政治形势,也说明关羽对孙权君臣不十分了解。当时,魏蜀吴三方都处于两面作战,尤其孙权,经常两面盘桓,跟曹操对抗时,联合刘备,与刘备对抗时向曹操称臣,所有战略都避免两面作战,避免受到夹击。虽然陆逊当时名声不大,但作为前线指挥官,关羽对敌人阵营的潜在对手不应该了如指掌吗?陆逊当时也有三十七八岁,因为才能出众,,孙权把孙策的女儿嫁给他,说明了孙权对他的欣赏,关羽果真对陆逊一无所知吗?他难道不清楚十多年来与他对抗的孙权的将领都是东吴最优秀的人才吗?关羽难道不了解孙权对荆州的虎狼之心,不了解孙权对荆州觊觎已久,时时在寻找机会?最靠谱的猜测,就是关羽过于自恃清高,过于藐视他人了。

    关羽果然上当了,把驻守荆州为了防范东吴的兵又往樊城调了一部分,导致荆州空虚。狡猾的孙权又派了使者专门到樊城,关心地问:嗨!哥们儿,要不要帮忙呀?

    关羽一定看破了孙权的虚情假意,愤怒地说:畜生!我打下樊城就去灭你!关羽一定想:你这畜生跟曹操在合肥打了几年,现在有我牵制他,不正是你的好机会吗,你不出兵,反而来征求我的意见,不知道兵贵神速吗,一定是虚情假意了。

    他或许想到了虚情假意背后的意味,但他觉得不足恃,更重要的是,到嘴的肥肉不能丢!

    关羽难道不明白即使不需要孙权帮忙,可也不能得罪孙权,把自己推向两面受敌的境地吗?你骂孙权,可想过报复吗?关羽不仅骂孙权,还抢孙权军队的粮食。因为关羽接收了于禁的降兵,粮食短缺,抢了孙权在湘关的粮食。

    这时,曹操不断向襄阳派兵,领头的是著名的徐晃。曹操还把孙权给曹操的信给关羽看,信的内容是孙权要攻打关羽。曹操也料到关羽性格刚强,相信荆州不会很快丢,因而不会赶快退兵。关羽果然犹豫。关羽是被敌人均看透了的。徐晃曾与关羽在阵前相见,关羽看见昔日的朋友,很想多说几句话,叙叙旧,可徐晃拉下脸,说,谁给我斩了关羽?关羽提起兄弟情分,徐晃辞以国家之事。

    在与徐晃的战斗中,关羽部下傅方、胡修战死,关羽落败,准备撤去围困樊城的兵马,但是关羽仍然将战船盘踞在汉水,以隔绝襄阳与樊城的联系。

    这一年的闰十月,孙权军队两路齐发:一路蒋钦军自江夏溯汉水向西北,以阻挡关羽水军南下;一路吕蒙自帅大军自江夏逆长江向西。吕蒙导演了著名的白衣渡江,守江陵和南郡的士仁和糜芳先后投降,两城顺利拿下,吕蒙听从虞翻建议,善待关羽及将士家属,派人安抚荆州老人,问有无所需,生病的给医给药,饥寒者赐衣赐粮。

    关羽得知南郡被东吴攻破,才还军南下,已经晚了。

    关羽多次派使者与吕蒙会谈,吕蒙都对使者很厚待,吕蒙安排使者在城中游赏,到关羽军中家属问候。这些使者回来后,士兵们私下互相问讯,都知道家中没事,得到的待遇更比平时强,关羽因此孤立,其手下将士官吏没有了战争心。

    到了江陵,吕蒙派陆逊继续向西,一月之内白帝城以东的蜀军全部投降。到了十一月,关羽南下走到麦城,孙权的部队已经沿漳水北上到达麦城附近,关羽假装向孙权投降,却制造投降假象,自己向西,遇到早已从西陵向北进军到漳乡的潘璋军队,被俘获后斩首。

    真是兵败如山倒。一月间,关羽属下几万人投降了孙权军队,至关羽被俘时,随从仅十余人。

    从关羽失败的过程,我们可以看出,性格弱点不是关羽失败的主要原因,但关羽的失败主要还是来自自己。

    首先,关羽缺乏智慧。作为刘备集团最倚重的将领,在攻打樊城这样的重大决策上,关羽首先应当对当时的“势”作出精准分析,其次要对刘备的指示果断执行,最后一定要有巧妙的外交做依靠。遗憾的是关羽一点也没有做到。

    这时的“势”是什么?关羽没有认清,没有认清他实际处于内忧外患中。刘备集团刚刚全取西川,地盘仅仅限于大约相当于现在四川一省,且作为一个外来者,并不巩固,单靠关羽一哨人马与曹操抗衡,毫无胜算。

    经营荆州八年,关羽早期取得樊城之战的胜利,实在是运气所致,并没有展现出关羽过人的战略眼光和战术素养。当时,刘备和孙权的实力相较曹操差距还是很大的,虽然他们的地盘加起来很大,但两家的实力联合起来也不能与曹操比肩。比如赤壁之战时,曹操号称八十万大军,实际也不少于二十万,而孙刘联军能拿出手的大概就五万,实力和差距就在那儿摆着,不由得你不服,因此孙刘联合抗曹成为两家得以生存的根本,也是诸葛亮长期的战略决策。这种战略决策对于稍懂历史的人,也并不新鲜,不过是新时期的连横合纵之道。当时的形势对于刘备集团,只能选择与孙权连横,即使这样还没有把握能战胜曹操。这种前提下,关羽应当有坚决的政治判断,认清谁是主要敌人,谁是次要敌人,知道如何区别对待不同的敌人、消灭不同的敌人,应该知道怎样达到战略平衡。遗憾的是,关羽镇守荆州十年,没看到他如何团结孙权,打击曹操,看到是他与曹操相安无事,反而与孙权摩擦不断。

    他真的有一刻将孙权作为盟友吗?他没有深刻分析当时的国际形势,并不知道如何处理国际关系。关羽一定知道荆州对于刘备集团的重要性,他也是刘备保卫荆州政策的坚定执行者,但他却没有采取最有效的手段完成任务。史书说关羽好读《左传》,他一定熟读《左传》,按理,他应该从历史中得到一些智慧,他作为一员武将,即使没有读过《孙子兵法》,也一定会从《左传》中获得“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的道理。遗憾的是,他不懂得“谋”,也不懂得“交”,鲁肃不断抛出和好的橄榄枝,他却不断地制造麻烦,不断地制造摩擦,不断地发生龌龊,他似乎觉得别人的善意是怕他,他似乎不懂得“伤人一千,自损八百”的道理,从战争中摸爬出来的人,见惯了血流成河的场景,难道真的对生命漠视了吗?如果关羽有些智慧,他应该在进军樊城时照会友军,给友军极大的尊重。

    1861年,英法联军占领北京后一年,太平天国起义尚未结束,西方列强瓜分帝国,国家面临内忧外患,恭亲王在向皇帝的奏折中将国家面临的风险分出轻重缓急,他说:“发捻交乘,心腹之害也;俄国壤地相接,有蚕食上国之志,肘腋之忧也;英国志在通商,暴虐无人理,不为限制,则无以自立,肢体之患也。故灭发捻为先,治俄次之,治英又次之”。恭亲王敏锐地认清了危险的主次,因而针对不同敌人采取了不同的策略,他认为“以和好为权宜,以战守为实事”。

    当刘备取下汉中,一定要求关羽撤兵,回到荆州的。看得出,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关羽迷惑于曹操和孙权两大集团的阴谋中,有些踌躇了。他是实在不能判断自己正处于由胜及衰的过程中,他是实在不肯轻易放弃已经到手的胜利果实,他是实在不相信跟随多年的部下会阵前倒戈,他是实在不相信盟友孙权会背后插刀,夺取荆州!

    关羽显然没有这样的智慧,即使他不懂得国际关系、地缘政治,但中国人的智慧中,是善于拉一派、打一派的,熟读《左传》的关羽,难道不懂吗?

    关羽最大的危险来自“内忧”、来自自己内部。关羽不讲政治。政治是大事,三国时期最大的政治就是保存自己,取得胜利。因此,最大的讲政治就是团结所有能团结的人,把敌人的敌人要变成自己的朋友,把自己的人稳固地团结在周围。

    对待友军,他不团结;对待内部人,他也不团结。从与马超比本事,到不愿与黄忠同列,他不明白刘备的苦心,不明白刘备刚刚坐稳益州,需要拉拢腐蚀一批人,团结一批人,刘备的政治目的不是关羽所能洞察。

    对关羽最重要的刘备,似乎也对他有些意见了。有人说,关羽是刘备、孙权和曹操合谋陷害的,当然不可信。关羽虽然不是留守荆州的最佳人选,但是刘备最可倚重的人,跟随刘备30余年的关羽,对刘备的忠心毫无动摇过,何况刘备集团中,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能够代替关羽的人,在没有找到合适的、能够替代关羽的人之前,刘备没有理由替换关羽,更何况杀害他。关羽不讲政治,刘备可是政治家,即使非常讨厌的人,例如许靖,他尚且能分封高位,何况是追随他多年,一直忠心耿耿的关羽。

    政治家最大的素质是信念和忍耐,是洞察形势。刘备革命三十年,不断变换自己的朋友,是他有坚定的信念,有实现自己理想的信念,在强大的信念支撑下,一切苦难都不过是插曲。正如重耳漂泊十九年,他忍耐了世间一切的世态炎凉,才能在即位后的几年间成就霸业。

    然而,从关羽七月出兵,十月撤离樊城,到十一月兵败麦城,十二月被杀,六个月时间,竟然没有看到刘备有任何挽救他的举动,确实匪夷所思。最可能的解释是,关羽出兵樊城,配合刘备在汉中的战争,是遵守刘备的命令,但到了樊城后,刘备汉中战事结束,命令关羽停止进攻,返回荆州,关羽没有听从。关羽进攻樊城的兵力并不充裕,否则他不会向刘封、孟达请求增兵救援,否则他不会从荆州调兵增援。有人说,刘备派孟达、刘封占领上庸、房陵是为了配合关羽打樊城,倒不如说是配合刘备巩固汉中,否则刘封不敢见关羽求救而不相助。关羽向刘封、孟达求救,也正好证明了刘备集团内部讯息传递是畅通的。

    他也不团结部下,轻视部下。他与糜芳、士仁共守荆州十余年,应该是大家相守相携,彼此了解。关羽对二人是信任的,否则不会留他们守江陵和南郡,但二人在关键时候对关羽军资供应不及时,关羽愤怒了,传言战争胜利了,回到荆州要处理他们。当然要处理,懈怠于如此重大的时刻,该杀头才对,即使关羽不这样讲,他们不晓得后果吗?奇怪的是,在瞬息万变,情报传递复杂的时候,这样一句战争中的插曲,却传递很快,并产生不良反应,直接导致江陵和南郡的丢失,这是不是说明,连关羽身边的人,似乎是糜芳和士仁安插的。

    《资治通鉴》说关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同僚被他得罪遍了,他所善待的卒伍,也在孙权军队的利诱和威逼下大规模叛逃,尽忠者仅十余人,不能不说是他为人处世的失败。

    正是因为关羽“善待卒伍而骄于士大夫”的做派,他没有建立起自己所需要的、靠得住的团队。八年时间,对谁而言,都有充足的时间建立一支自己掌握之中的团队,关羽却没有。谁愿意自己每天面对瞧不起自己、不尊重自己、爱理不理、吹胡子瞪眼的上级呢!对于关羽士仁、糜芳而言,能与关羽说上话、能让关羽吃胡子瞪眼恐怕就是给待遇了,要不“骄”字怎么讲?“骄”有自高自大的意思,也有轻视的意思。关羽整天高昂着骄傲的头颅,对部下不正眼相看,一定也认为他的部下与他不在同一层次而懒得交流。这时一幅多么可怕的情形!上下级之间互不沟通、互不交流,彼此不知对方所思所虑,彼此不能坦诚相对。对于士仁与糜芳,他们忠诚的是刘备,他们因刘备而服务于关羽、因刘备而驱使于关羽,他们八年的痛苦、尴尬与无奈也许早已传遍荆州,早已为迷茫于选择中的荆州士大夫所熟知,关羽之为人、关羽之骄,早已为荆州士大夫闻而胆丧、闻而股慄,唯恐躲之不及、避之不及,哪里敢依附于他,鼻息于他!

    虽然说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但士大夫是人民群众的优秀代表、中坚力量,是重大事件的决定力量,否则,曹操手下为何谋士成群、为何孙权离不了周瑜、鲁肃和吕蒙、为何刘备三顾茅庐访诸葛!在樊城的战场上,关羽一定为自己身边没有可以说话的人、可以商量事的人而懊恼!他在阵前与徐晃叙旧,一方面说明关羽重情,另一方面是不是说明关羽憋坏了?

    在收到陆逊的信的时候、曹操转交的孙权的信的时候、在收到孙权的信的时候、在前线吃紧从荆州调兵的时候,都是关羽需要征求别人意见、判断事件真伪的重要时刻,都是关乎战争走向的时刻,关羽是否在想,身边怎么缺乏说话的人呢?关键时刻,谋士的作用在于,主将没有主意时出主意,主将拿不定主意时分析主意,主将拿定主意时帮助下决心。谋士在关键时刻的缺失加速了关羽走向失败。

    关羽没有认清自己处于“内忧外患”的危险境地,反而表现得很急,急于取得胜利,殊不知“欲速则不达”,外无缘、内无助他如何有信心取得胜利!

    他似乎迷信自己的能力,可在陆逊看来,他“始有大功”,吕蒙也说他在樊城之战胜利后“始有功”,可见,此前,关羽并没有大的战功彪炳于世,跟同期的他的好朋友张辽、徐晃相比,也相形见绌了许多。

    《论语子路篇》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欲速则不达,是中国文化中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对我们每个人的人生都有重要影响。冯仑有一本书叫《野蛮生长》,里边谈了一个观点,意思说,人一生干一件事,成功的概率比干十件事要大,这就是一个“无欲速”的观点。一个人、一个团队在成长的过程中一定要有许多磨难、痛苦、经验、教训的积累才能看清路在何方,这是一个充满屈辱、充满痛苦、充满心酸、充满坚强的长期过程,这个过程中填满了团队中所有人的学习和努力、思考和奋斗、困惑和坚持、失败和欢乐,只有这样不断地学习、思考、提高、坚持才能看清事情的本质、了然事情的规律。这是一个对团队的建设、打磨、历练的过程,是对一个人心境的打击、平复、淡然的过程。有一句话说人的四种境界,大概分为“有脾气、有能力;有脾气、无能力;无脾气、有能力;无脾气、无能力”,其中最可能成功的是“无脾气、有能力”的人,而这样的人在人生的初级阶段一定“有脾气、有能力”,他所以能成功,他的一生一定在学习、思考、反省中度过,这样才能总结经验,才能提高自己,才能懂得信任人、尊重人、欣赏人。懂得信任人、尊重人、欣赏人的人才是最终成功的人。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普通人这样,作为一个军事将领更需要这样的品质,遗憾的是关羽没有。他不懂得尊重部下、尊重同事、尊重友军;他昂着骄傲的头颅,眼里没有同事、没有部下,还不断辱骂友军,不要说他能胜任一个团队的领导者,他甚至不具备一个人的基本素质。这样的人领导的团队,一定是一塌糊涂。

    《三国演义》的“煮酒论英雄”一节,曹操评价袁绍是“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关羽虽然勇敢,虽然不惜身,但他确乎是因小利而牺牲了。在樊城的战场,他得意于一时的胜利,一时的胜利膨胀了他,妄想通过宛、洛直取许都。当战场形势发生变化,失败的天平一步步倾斜于他的时候,他更多的是踌躇、是犹豫,他踌躇于曹操和孙权设计好的真真假假的信息中,他犹豫在放弃还是进攻的难题中。他一定很迷茫,迷茫为什么失败来得如此之快,迷茫孙权为什么会背后插刀,迷茫士仁和糜芳为什么会投降,迷茫刘封和孟达为什么不出兵相助,他一定更迷茫料事如神的诸葛为什么没有了讯息,迷茫已经成为汉中王的大哥身在哪里……

        当荆州失守的消息传来,关羽及其属下一定手足无措、仓惶撤退了,否则整个军团怎么会很快零落,只剩关羽带领关平的十余骑!

    前面已经讲过孙权集团如何谋划取荆州,下面将曹操集团谋划关羽摘录于下:

    《三国志 魏书 董昭传》“……及关羽围曹仁于樊,孙权遣使辞以‘遣兵西上,欲掩取羽。江陵、公安累重,羽失二城,必自奔走,樊军之围,不救自解。乞密不漏,令羽有备。’太祖诘群臣,群臣咸言宜当密之。昭曰:‘军事尚权,期于合宜。宜应权以密,而内露之。羽闻权上,若还自护,围则速解,便获其利。可使两贼相对衔持,坐待其弊。秘而不露,使权得志,非计之上。又,围中将吏不知有救,计粮怖惧,傥有他意,为难不小。露之为便。且羽为人强梁,自恃二城守固,必不速退。’太祖曰:‘善。’即敕救将徐晃以权书射著围里及羽屯中,围里闻之,志气百倍。羽果犹豫。权军至,得其二城,羽乃破败。”意思说:关羽军队将曹仁守卫的樊城包围了,孙权派了使节去对曹操说,我将派兵西上,悄悄的攻击关羽后方的江陵、公安。关羽知道丢失了这两个城池,必然回兵救援,樊城的包围就解除了。请求你不要把这个秘密透露出去,以免关羽有所防备,曹操就问群臣怎么处理,大家都说是应该保密。但是董昭却说,对孙权来说,我们保密对他是好事!但是我们透露出去,关羽知道孙权要西上,他撤兵自救,樊城的危险就解除了,对我们有利。可以使他们两家对抗。如果我们不说出去,使孙权占了便宜,就不好了。又因为,被围困的兵将不知道还有希望,粮食少了很恐惧,恐怕就会投降,麻烦就大了。还是泄密为好,况且关羽为人性格刚愎,自以为那两座城池防守稳固,必定不会很快退去。曹操说,好,即刻让去救援的徐晃把孙权的书信用箭射进樊城和关羽的军队里。樊城守军看到此信,战斗力和精神就起来了,关羽听说后,果然犹豫不决。孙权的军队杀到荆州,夺取了江陵、公安,关羽则以失败告终!

    《三国志 魏书 赵俨传》“……羽军既退,而孙权袭取羽辎重,羽闻之,即走南还。仁会诸将议,成日:‘今羽危惧,必可追禽也。’俨日:‘今羽已孤迸,更宣存之以为权害。若深入追北,权则改虞于彼,将生患于我矣。王必以此为深虑。’仁乃解严。太祖闻羽走,恐诸将追之,果疾敕仁,如俨所策。”意思是:关羽的兵马被打退,而孙权又乘机袭取了关羽的辎重,关羽听到消息后,当即从南路返回。曹仁召集众将商议军情,大家都说:“如今关羽处境危急,一定会惊慌失措,乘胜追击定能将他活捉。”赵俨说:“如今关羽已成为孤军,更应留下他作为孙权的心腹之患。如果穷追不舍,孙权就会改变对关羽军队的担心,就会给我军制造麻烦。魏王也一定在这件事情上深深忧虑。”曹仁于是暂缓追击。曹操听说关羽败走,惟恐众将追赶,果然急忙派人传令给曹仁,就像赵俨所策划的那样。

    曹操故意放纵关羽逃跑,潘璋早已堵了他的归路,关羽还玩起了小聪明,诈降,逃亡,走向了不归路。

    老子说:“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弱,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意思是:人活着的时候,身体是柔软的,死了以后就变得僵硬了;万物草木活着的时候总是脆性的,死了以后就变得干枯了。这说明坚硬的东西属于死亡一类,柔弱的东西属于生机一类。所以用兵逞强就会遭到灭亡,树木强壮就会遭受砍伐。

        “刚”与“矜”不是天生必然相伴的,他们无论集中在谁的身上时,都会产生不好的结果。

    关羽就是一介武夫,虽然熟读《左转》,却没有学到什么智慧;他处于三国战争的中心,却没有战略眼光及思想,不能准确把握战场形势;他确实有些能耐,但没有显赫的职业履历;他为人臣下,却不能执行命令;他身为团队首领,却不能建设好团队。他过于刚,不能示弱;他过于骄傲,自绝于群众;他过于自信,迷失于自我;他过于天真,天真到犯傻。

    值此文即将结束时,吾友刘君晓敏自广州来,席间谈及关羽,他两件事为我解惑,说关羽不明事理,没有立场。一是关羽的“降汉不降曹”,刘君说,关羽是哪朝臣民,何来降汉?二是在樊城战场上,由于关羽与徐晃“宿相爱,遥共语,但说平生,不及军事。须臾,晃下马宣令:得关云长头,赏金千金。羽惊怖,谓晃曰:大兄,是何言邪!晃曰:此国之事耳”。说关羽不顾使命,念及私情,过于简单,不持立场。